獨立導火線(第二次世界大戰)


 

大亞細亞主義抬頭


太平洋戰爭早期

隨著1941 年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後,迅速進軍東南亞(還有香港也不能避免,正式進行三年零八月日據日期),而西方殖民地節節敗退,歐洲必勝神話完全破滅(這是政治問題,你都不能保障我安全,還有什麼資格統治我?所以戰後港英政府面對信心危機、統治威信大減,不過2022 年香港來講,人無恥則無敵,倒退至誰惡誰大誰正確的年代,就不用理什麼民意)。


戰爭期間,日本提出「亞洲人的亞洲」口號,認為亞洲人應擺脫歐洲人的剝削,當回亞洲主人(有點似曾相認,是港人治港、五十年不變嗎?)。此外,日本侵略者亦提出「大東亞共榮圈」理論,聲稱她將與東南亞各國一起復興亞洲(要留意日本是東南亞民族主義所嚮往的國度),令其再次強大起來(一帶一路嗎?民族主義復興嗎?


日本強力宣傳下,東南亞民族主義情緒更為激烈,緬甸、印尼等地更有不少精英與日本合作,成為日據政府的領袖。

一張日本向東南亞人民派發的傳單,描給在日本的帶領下亞洲各國都能夠獨立
與東南亞各國「共存共榮」是大東亞思想的重要理念

獲得自治經驗

殖民統治下東南亞人民只能從事初級政務(獨立原因(內在方面),教育方面提及有些人到法國留學也出現歧視問題),但戰時人手短缺,卻有機會向上流動填埔高級職位(例如武肺期間,香港政府聲稱醫護人手不足,所以請內地醫生來港執業)。


日本在東南亞所建立的傀儡政權,大量起用敵視西方殖民主義的民族主義者(另一方面是因為人手根本不足,要實施類似「以華制華」的政策),例如印尼的蘇加諾及緬甸的昂山。此等安排讓他們獲得寶貴行政經驗,亦加強其對獨立的渴求。


日本佔領期間,印尼領袖蘇加諾與日軍合作,用利日本人為印尼士兵取得軍事訓練和知識,使他們在戰後能與殖民軍隊對抗。


日本美好想像幻滅

日據時期,東南亞人民逐漸認清真相,日本侵略者統治其實較遠先西方國家更為殘暴(回歸後中共統治比港英政府還要專制)。他們不但強迫民眾參與勞動,又殺害反抗皇軍人民,是一次更為血腥高壓的侵略。


更甚,日本採用「以戰養戰」策略,掠奪東南亞資源支持戰爭,缺乏長遠考慮無明確規劃下,東南亞經濟秩序更受嚴重破壞。例如印尼及馬來亞就發生饑荒,造成數以百萬計人民死亡。


人不痛過就不會長大,東南亞人民亦不例來。他們上了沉重寶貴的一課,意識到必須依靠自己力量才能獲得解放自由,民族主義提升到一個更高層次,更多人民主張東南亞要自決。


初嚐獨立自主

1943 年以後,日本於戰爭處於下風,逐漸管控不到龐大東南亞地區。於是容許緬甸、菲律賓、越南、寮國、柬埔寨獨立,以換取他們繼續對日本支持。儘管只是名義上獨立,但對東南亞人民而言是未曾有過的體會,西方宗主國亦難以在戰後恢復殖民統治,獨立之勢變得不可抵擋。

 

東南亞反殖民主義普及


反殖民地主義組織

戰爭期間,一些地方反日組織成立。例如越南的越南獨立同盟會(簡稱越盟)、緬甸的反法西斯聯盟及馬來亞的馬來亞人民抗日軍。在戰後,它們不但未有解決,更將矛頭直指原西方宗主國(有點像毛澤東孫中山,革命永遠未完成,窮一生都在革命。日本侵略者以後,就轉向西方宗主國。哪一天才能退下來?)。例如馬來亞人民抗日軍在戰後改組成馬來亞人民解決放軍,向英國發動武裝鬥爭。


武裝東南亞

日本與盟軍雙方在東南亞戰爭中都缺乏足夠兵力,於是拉攏東南亞人民協助其戰鬥。例如日軍協助下,緬甸獨立軍於1941 年成立(稱為「三十志士」)。同時,盟軍亦支援各地游擊隊,向東南亞人民提供槍械武器。當戰爭結束之時,盟軍沒有妥善處理日軍遺下大量武器,結果便流入東南亞革命軍手中(有點像蘇聯將東北日本關東軍武器給予中國共產黨一樣),令他們具備與殖民政府對抗的實際條件。


宗主國力量下降

第二次世界大戰重創歐洲國家,歐洲中心主義走進歷史,她們難以恢復昔日殖民地帝國面貌。戰後,英法等國專注於國內經濟重建(有別於經濟大衰退靠自己還可以,二戰後邱吉爾發《鐵幕演說》,而西歐無一個國家不接受美國馬歇爾計劃援助,可見實力已大不如前),無力再花費高昂軍事及行政開支維持殖民統治。西方宗主國實力下降,就算不情願也得放手,被迫允許東南亞國家獨立,這也是引致非殖民地化重要因素。

二次大戰後的倫敦